第402章 一臂一法器

今日,本该人满为患的三仙坊被清场了。

凌云站在街边,穿着深色的汗衫,佩一口铁剑,标准又寻常的江湖人打扮。

其实月氏山庄每日都会派弟子潜入小镇打探情报,观察群聚于此的江湖人士的一举一动。

今天这活儿本该是其他弟子来做,但凌云把活抢过来了,许银锣“钦点”的活儿,谁敢跟他抢,他就和谁急。

凌云心里最钦佩最崇拜的人物,就是许银锣。

以前在宗门里修行,对道首和长老们心怀尊敬,或敬畏,但这和钦佩是不一样的。

他在镇子里转了一圈,打探到一个重要情报,地宗的妖道和朝廷的神秘团伙,在三仙坊邀请了武林盟交谈。

他们霸道的清场,但又似乎不在乎谈话内容被人偷听,所以任由好事者站在楼下的街边凑热闹。

他们一定在暗中商量怎么对付山庄..........凌云屏息凝神,运转耳力,捕捉着二楼的交谈声。

建了瞭望台的二楼,泾渭分明的坐着三拨客人,一桌是羽衣道士,头发梳理的一丝不苟,双眼蕴含着深深的恶意。

顾盼间,让人战战兢兢。

一桌是裹着黑袍,带着黑铁面具的神秘人,为首的一人戴着金色面具。正是这波人,今晨拉着火炮,轰炸了月氏山庄。

一桌坐满了花容月貌的女子,其中一人尤为出彩,以轻纱覆面,一双眸子顾盼生辉,如含秋水。

堪称完美的身材比例,让她的身段胜过在座其他女子。

“武林盟没有男人了吗,派一群娘们来说事。”胸口绣着蓝莲花的中年道士冷笑道。

蓝莲道长的目光始终在女子妖娆多姿的丰腴身段游走,毫不掩饰自己的垂涎和恶意。

地宗妖道坏的明明白白。

万花楼的楼主,萧月奴。

她素手握着一柄银骨小扇,眯着眼,清清冷冷的语气说道:“有事说事。你若再乱看,我便把你眼珠子挖出来泡梅子酒。”

蓝莲道长嘿了一声,非但不惧,反而愈发的肆无忌惮,差点没把挑衅放在眼里。

“呵,威胁这群疯子,只会把事情弄的更糟糕。”戴金色面具的黑袍人发出嘶哑的笑声。

他手里捏着瓷碗,碗里盛着梅子酒,边把玩瓷碗,便说道:“既然答应结盟,墨阁为何半途退出,我们需要武林盟给个交代。”

萧月奴淡淡道:“武林盟麾下所有门派,都是独立的。墨阁自己的决定,与武林盟无关。”

蓝莲道长冷笑道:“这就是武林盟的解释?”

销魂手蓉蓉气不过,怒道:“武林盟有武林盟的规矩,轮不到你们置喙。”

蓝莲道长充满恶意的眼神,深深的看了她一眼。

啪!

银骨小扇突然展开,挡在蓉蓉面前。

萧月奴这一下出手,显得极为突兀,像是错估了对方,挡了空气。万花楼的几位女长老,敏锐的察觉到一股无形无质的力量,被楼主挡下来。

萧月奴美眸圆睁,怒火欲喷:“你地宗若是想与我武林盟翻脸,萧月奴奉陪到底。”

蓝莲道长哼了一声,收回目光。

并不知道自己在鬼门关走了一圈的蓉蓉,呆呆坐着,面孔僵硬。过了几秒,她反应过来,冷汗刷的浸润后背。

“不止是墨阁,如果我没料错,明日还会有几个门派退出争夺。”萧月奴淡淡道:

“你们应该知道,许银锣进了月氏山庄,他在江湖人士和百姓心里地位很高,墨阁不想与他为敌。”

蓝莲沉声道:“恐怕不止是不想与他为敌吧,我听说武林盟的有些人,打算保许七安。”

这才是地宗和黑袍人约武林盟过来的真正原因。

戴金色面具的黑袍人哼道:“希望萧楼主回去后转告曹盟主,约束好手下,千万不要为了几个害群之马,连累了整个武林盟。”

萧月奴冷笑道:“你在威胁武林盟?”

她意识到有点不对劲,地宗的人过于忌惮月氏山庄了,按理说,即便有了李妙真许七安等人支援,但以目前的局势,对方赢面太小。

先不论碾压般的四品强者,就凭地宗道首,差不多就能横扫月氏山庄,虽说只是一具分身。

地宗似乎不愿意有人退出,渴望增强己方力量,这是不是意味着月氏山庄内隐藏着超级高手,才让地宗如此忌惮,想尽办法联合武林盟.........萧月奴心里思忖。

这时,忽听有人啧啧道:“区区一个许七安,也值得诸位在此浪费口舌?”

伴随着踩踏楼梯的脚步声,楼梯口,率先上来一位白袍玉带,风度翩翩的公子哥。而后是两尊铁塔般的巨人,带着斗笠,披着黑袍。

蓝莲道长回头看去,恶狠狠道:“何来的杂鱼,敢打扰本尊议事。”

白袍公子哥眯了眯眼,淡淡道:“左使,掌嘴!”

话音落下,左边那尊铁塔巨汉骤然消失,紧接着,二楼堂内传来响亮的巴掌声。

“咔擦......”

铺设在地面的木板断裂,蓝莲道长半张脸镶嵌在碎裂的木质地板里,七窍流血。

萧月奴和戴黄金面具的男人瞳孔微收缩,前者攥紧银骨折扇,后者按住了刀柄。

地宗的弟子们哗啦啦起身,充满恶意的眼神盯着白袍公子哥三人。

“没死没死没死.........”

白袍公子哥连连摆手,面带微笑,“只是给他一个惩罚,我家的奴才下手很有分寸,诸位大可放心。”

他说话时始终笑眯眯的,有着目空一切的自傲。

这样的人,不是头脑空空的纨绔,便是有足够的底气。

白袍男子目光落在萧月奴身上,眼睛猛的一亮,一边摩挲着玉扳指,一边信步走过去。

过程中,他与戴金色面具的黑袍男人擦身而过,黑袍人手指几次动弹,似想拔剑突袭,但最终都选择了放弃。

白袍男子嘴角一挑,似冷笑似嘲讽,越过这一桌,迎上莺莺燕燕的那一桌。

“来剑州的时候,我派人打听过剑州的风土人情。这剑州江湖着实无趣,宛如一潭死水。但这剑州江湖又很有趣,因为有一个万花楼。

“都说万花楼的楼主萧月奴倾国倾城,是难得一见的美人儿,啧啧,名不虚传,名不虚传啊。”

白袍男子接下来的一席话,让万花楼众人眉心直跳,怒火沸腾。

“这趟游历江湖结束,我便带萧楼主回去,房中正好缺一个侍寝的妾室。”

蓉蓉的师父,霍然起身,脸色阴沉,鼓荡气机一掌拍向白袍公子哥的胸口。

白袍公子哥抬了抬手,恰到好处的击中她的手腕,让这蕴含深厚气机的一掌打中横梁、瓦片。

断木碎瓦飞溅中,他探手一捞,把美妇人捞进怀里,啧啧道:“年纪大了些,但风韵犹存。小爷喜欢你这样的妇人。”

赶在萧月奴出手前,他见好就收,果断后退,留下羞愤欲绝的美妇人。

“我是来结盟的。”

他收敛了浮夸的笑容,透着几分世家大族浸润出的威严和沉稳。

“结盟?”

戴黄金面具的黑袍人反问道。

“我要莲子,也要许七安的狗命。”

白袍公子哥笑道:“你们不敢得罪他,我敢!光脚不怕穿鞋的,我现在光着脚,可不管他在百姓心里形象有多高大。”

“你打算怎么做?”黑袍人颇有兴趣的说。

白袍公子哥没有说话,大步走到眺望台边,双手撑着护栏,气运丹田,道:“所有人听着..........”

声浪滚滚,立刻吸引来群聚周围的好事者,以及镇上的居民。

白袍公子哥伸出左手,“剑盒!”

左使默默的递上一只小巧的,漆黑的方形小盒。

“少主,那人的元神波动比寻常武夫强大数倍,是月氏山庄里的地宗门人。”左使压低声音。

白袍公子哥顺着他的目光,瞟了一眼乔装打扮过的凌云,没搭理,打开盒子,捻出一枚细针般的小剑,屈指一弹。

小剑翻转着,越变越大,变成一柄三尺青锋,叮的嵌入青石铺设的街面。

一股股深寒的剑意溢出,宣示着它的身份:法器。

白袍公子哥宣布道:“谁能斩许七安一臂,便赏一柄法器。斩两臂,赏两柄,斩四肢,赏四柄。”

说话过程中,他屈指弹出长剑,让它们一根根的钉在街道中央。

所有人的目光都停留在四把交错的法器上,像是磁石遇到了钢钉,再也挪不开。

白袍公子哥一锤定音:“谁能斩下许七安头颅,这一整盒的法器,便是他的。”

街上炸锅了。

白袍公子哥却转身回了桌边,笑眯眯的四顾,万花楼女子们脸上惊愕震骇的表情,让他嘴角的笑容不断扩大。

他盯着黑袍人,又抬头看了眼已经苏醒的蓝莲道长,淡淡道:“江湖散人最看重的无外乎资源,我现在便把资源送到他们面前,你们说,那些人还会敬重许七安吗?

“还会忌惮他吗?还会不敢得罪他吗?没有散修能抵挡法器的诱惑。我知道,也包括你们。”

萧月奴冷冷的说道:“你这样有何意义?”

江湖散人杀不死一个修成金刚神功的高手。

白袍公子哥耸耸肩,语气轻松:“许七安不是念过一句诗吗,忍看小二成新贵,怒上擂台再出手。这便是我的答案。”

他和许七安有仇?萧月奴恍然,她看了一眼地宗的蓝莲道长,惊愕发现对方竟忍住了恶意,不报复。

看来地宗真的很忌惮月氏山庄。

黑袍人则露出了笑容,看来大家的目标是一致的。

许公子的仇人来了?他的一位扈从便能轻易打伤四品的蓝莲道长,他视法器为粪土............凌云意识到这个突然出现在小镇的白袍公子哥,是个可怕的强敌。

他悄无声息的后退十几步,然后转身,打算离开。

迈出第一步的时候,凌云听见身后眺望台传来那个白袍公子哥的声音:“啊,忘了,还有一件事没做,你是月氏山庄的道士吧。”

“..........”凌云瞳孔霍然收缩,只觉全身的汗毛都立了起来,情绪在瞬间有爆炸的倾向。

然后,他发现自己走不动道了,双脚仿佛被黏在地上。

不不,快动起来,要把消息传回来,要告诉许银锣,他让我来打探情报,我不能辜负他的信任..........凌云面颊抽搐,身体开始冒汗,额头滚出豆大的汗珠。

白袍公子哥出现在他身前,笑眯眯道:“你要回去报信?”

“我,我不知道你在说什么,我只是一个散人而已。”凌云强撑着说。

白袍公子哥招了招手,唤来一柄插在街面的长剑,依旧是那副笑眯眯的表情:“我没说不让你报信,不过.......”

他顿了顿,狞笑道:“很抱歉,你得爬着回去了。”

他冷漠的挥剑,光芒一闪,凌云膝盖处猛的一沉,两只小腿离开了主人。

“啊啊........”他撕心裂肺的嚎叫起来,疼的满地打滚。

白袍公子哥看了他一眼,“好心提醒,赶紧爬回来,说不定还能在血液流干之前得到救治。”

说完,扬了扬手里的剑,道:“各位看到了吗,货真价实的法器。明日莲子成熟之时,你们人人都有机会斩杀许七安。”

“少主,如果被主人知道,你会被责罚的。主人说过,不要轻易招惹他。”左使传音劝诫。

“不招惹他,那我这次外出游历的意义何在?”白袍公子哥冷笑一声。

此次游历,磨砺武道是主要目的,但见一见那个本该死在京察年尾的小子,同样是他的目的。

京察以来,他陆陆续续不断听到关于许七安的事迹,愤怒的心里发狂。

姓许的有多风光,他心里就有多愤怒。

那些荣光,那些奇遇,本来应该是他的。

最重要的是.........气运,也是他的!

............

午膳过后,许七安独自一人在僻静的院子里修行《天地一刀斩》的前置过程,让气息和气血往内坍塌,凝成一股。

触类旁通,以此来加强对身体力量的掌控,加快化劲的修行。

他感觉自己隐隐达到了瓶颈,只差临门一脚,就让踢开五品的大门。

“总感觉差了点什么,希望明日的战斗能让我如愿以偿的晋升.........”许七安耳廓一动,听见略显轻盈的脚步声朝这边奔过来。

他当即收功,扭头,看见月氏山庄的庄花秋蝉衣小脸发白,大眼睛里蓄满泪水。

与许七安目光对上后,泪珠就如同断线珍珠,啪嗒啪嗒的滚落。

秋蝉衣抽抽噎噎的说:“许公子,凌云,凌云死啦.........”

...........

PS:欠的更新都补上了,呼,如释重负。睡觉睡觉,太累了。

喜欢大奉打更人请大家收藏:()大奉打更人新更新速度最快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