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578章 背叛

找到龙气宿主了?

许七安心头狂喜,双手在栏杆上一撑,从四楼轻飘飘跃下。

“那小子在哪。”

说话的同时,他朝后招了招手,浅蓝色长袍追着飞了出来,罩在他身上。

李灵素本来没什么的,但余光看见洛玉衡也从瞭望台飞下来。

国师素面朝天,用一根道簪将秀发盘起,简洁利落,与数日前相比,她气质大变,眉宇间结着淡淡的哀愁。

脸蛋红晕未退,眉目妩媚婉约。。。

如花美眷.........李灵素内心感慨一声,强迫自己不再看她,正了正脸色,道:

“在一座叫“春意浓”的青楼。”

“春意浓?”

许七安皱着眉头,沉吟道:“这不是正经的春楼名字。”

青楼的尾缀,通常是“楼、馆、阁”等,视规格而定。

“它本身便不是正经的青楼,准确的说是书社。”李灵素说着公孙家族递来的情报,道:“原本是由一位喜好诗文的富家千金创办,专门宴请读书人,举办文会。

“后来家中遭了变故,一蹶不振,便将书社改成了青楼,聘请一些同样家道中落,但颇有才情的女子卖艺。为书生红袖添香。”

说完,李灵素困惑的想:徐谦似乎很懂青楼。

许七安当即了然,脑海里浮现四个字:主题会所!

这类性质的场所,在大奉很常见,最出名的就是勾栏。

勾栏的主题是戏曲杂技等等,但同样从事皮肉生意。

另外,还有一些道观也是这类性质,里面全是肤白貌美的道姑,会装模作样的和香客讲道说经,说着说着,就开始滚床单。

从香客的角度来说,他们睡的不是风尘女子,而是道姑。

格调完全不同。

这个“春意浓”亦是此理。

许七安侧头看向洛玉衡:“国师,我们一起去。”

保守起见,带上洛玉衡,有充足的战力来对抗不确定风险。

...........

大角场,营房。

辰密探探出手,抓住飞入院内的信鸽,抽出捆在爪子上的细竹管。

他展开看完,朝着身后的姬玄等人说道:

“找到龙气宿主了。”

原本打算用过早膳后,外出搜寻的姬玄团队,闻言惊喜不已。

“在哪?”

星宿之一的白虎追问道。

辰密探笑了一声:

“在一座叫“春意浓”的青楼。

“昨夜因为一个女人和嫖客发生冲突,闹的挺大,事情传开,这才了藏身点。”

蕉叶老道摇头失笑:“难怪遍寻客栈都没找到他,原来这小子藏到青楼里了。”

许元霜纠正道:“这不是藏,是气运冥冥中在趋吉避凶,让他避开了客栈。”

柳红棉和许元霜不对付,娇笑道:

“依照你这么说,他便不该和嫖客起冲突,而是在我们找到他之前,老老实实的藏着。”

许元霜俏脸清冷,淡淡道:

“他或许已经离开,又一次提前避开我们。亦或者,有气运更盛的人在寻他。不要忘了,徐谦有两道龙气伴身。”

在她的解读里,那位龙气宿主之所以暴露,是因为徐谦在找他。

“事不宜迟,速速过去。”姬玄看向辰密探,语速极快,“以公孙家在雍州的耳目,获取情报的速度恐怕不比我们慢。”

辰密探点头:“我即刻通知佛门僧人,对方有洛玉衡撑腰,单凭我们应付不了。”

蕉叶老道突然说:“最好别现身,埋伏在附近,免得惊退对方。”

..........

春意浓。

陈设雅致,古香古色的书房里,披着轻纱,身姿曼妙的女子坐在书桌后看书。

桌上的金兽吐着袅袅檀香。

这位姑娘容貌秀丽,捧卷读书时,有着一股子大家闺秀的知书达理。

但她的穿着,又暗含色欲,勾引着男人。

两种气质结合,交织出难言的诱惑力。

苗有方站在窗边,欣赏着窗外的雪景,大雪纷纷扬扬。

过了半晌,回头看一眼桌边美人,他挠了挠头。

当日一剑斩杀六博赌坊老板,快意恩仇后,苗有方本来打算找家客栈入住。

途中,偶遇一名窃贼抢夺良家女子的荷包,他路见不平出手相助,替姑娘抢回钱包,打走窃贼。

没想到那位貌美如花的姑娘,是这“春意浓”的头牌之一,叫紫鸢。

紫鸢姑娘对他极有好感,邀请他留宿“春意浓”,苗有方是个气血旺盛的青年,哪受的了诱惑,一边不行不行,一边把裤子脱了。

昨夜,一位书生打扮的公子哥非要紫鸢姑娘陪读,态度强硬,紫鸢姑娘不愿,他便霸王硬上弓。

被苗有方教训了一顿,赶出“春意浓”。

苗有方啊苗有方,你是要成为一代大侠的人,不能再留恋美色了.........苗有方咳嗽一声,道:

“紫鸢姑娘,我今日就要走了。”

书桌后的姑娘抬眸看来,柔声道:

“苗公子欲在武林大会上挑战强者,磨砺武道,与其住营房,不如留宿小女子处。”

这是不让他走。

苗有方一时语塞,他的直觉催促着他离开这里,苗有方认为这是自己两日来沉迷紫鸢姑娘的美色,因此有了负罪感。

“正因为要挑战高手,磨砺武道,我才不能分心,需专心修炼。”

紫鸢姑娘抿了抿红唇,眼里闪过失望,温言软语道:

“公子明日再走,可好?”

苗有方一阵纠正,面露难色,作为经验浅薄之人,他没法脸不红心不跳的说出哄骗女子的话。

这时,一只麻雀振翅飞来,落在窗台,黑纽扣般的眼睛,安静的注视着两人。

距离“春意浓”百米外的小巷里,三名戴着帷帽的人静静站立,他们的肩头、帽沿积着浅浅的一层雪。

“前辈,怎么样?”

其中一位男子低声问道。

“画像上的那个人,就在里面。”

许七安一边共享着麻雀的视野,一边分心回答李灵素。

他很谨慎,考虑到事情已经过去一夜,佛门和天机宫那边多半也知道了消息,所以没有贸然闯入。

选择操纵麻雀先去探查一番。

“国师,劳烦你把人带出来,我们去青杏园会合。”许七安扭头,伸出手握住洛玉衡拢在袖中的柔荑,在她掌心捏了捏。

恶心!李灵素留意到这个细节,心里愤愤不平的骂了一句。

他感觉自己被冒犯到了。

洛玉衡轻柔的“嗯”一声,正要御空而去,忽然一愣,低头看一眼骤然握紧的大手。

..........

砰!

苗有方正想着如何拒绝,房门被暴力踹开,一伙人闯了进来。

为首的是一个温和俊朗的年轻人,嘴角带着微微的笑意,给人很好说话的感觉。

他的身后,分别是气质清冷的少女,背着长枪的冷峻少年,千娇百媚的成熟女子,穿陈旧道衣的老者,高大魁梧的壮汉,以及裹着色彩斑斓长袍的南疆人。

正是他在青州时,莫名其妙结下的仇家。

除了这伙人,还有两名年轻和尚,一位眉眼温和,一位气场强势。

他们怎么在这里?

他们是冲我来的?

为什么?

一个个疑问在心里闪过,苗有方的反应没有因此缓慢,当机立断的跃起,就要跳窗逃走。

“阿弥陀佛,回头是岸。”

突然,耳边响起温和醇厚的声音。

苗有方身子一僵,行动阻滞,不受控制的转回身。

白虎和净缘同时出手,一左一右按住苗有方的肩膀,并同时朝自己这边拉扯。

“哼!”

净缘冷哼一声,握拳直击白虎面门。

后者狞笑着还击,两拳碰撞,气机轰的一炸。

书房里,挂画、香炉、瓷瓶等陈设,纷纷炸裂。

正惊惧不已的紫鸢姑娘,胸口如撞,脸色陡然苍白,吐出一口鲜血,软绵绵的趴在桌上,生死不知。

“紫鸢姑娘!”

苗有方目眦欲裂。

姬玄侧头,看着净心,淡淡道:“事先说好的,龙气宿主归我们所有。”

净心双手合十,责怪道:“净缘!”

武僧净缘皱了皱眉,不悦的松开苗有方,不再抢夺。

苗有方双目赤红,咬牙切齿道:

“我不知道你们为何要针对我,但既然我已无反抗能力,你们为何还要伤及无辜。”

没有人搭理他,似乎是这个小人物不值得浪费口舌。

“带走吧,到外面溜一圈,让那位迟到的朋友看看。”姬玄看向表妹许元霜,“这位姑娘受了些伤。”

许元霜不见表情的说道:“我的东西被徐谦抢走了。”

姬玄一拍脑袋,摘下腰间的锦囊递过去。

等许元霜给那个妓子喂了疗伤药,一行人离开春意浓。

...........

“不必了!”

许七安叹了口气:“人已经被他们带走。”

李灵素闻言,一阵后怕:“如果道首刚才出面,很可能遭遇佛门罗汉和金刚的联手伏击。”

垂下的轻纱里,洛玉衡眉眼凝着哀愁,轻叹道:

“我要是早些晋升一品就好了。”

“哀”人格有三宝:叹气哀愁都怪我。

“前辈,这下子不好办了,看来只能放弃此人,寻找下一个目标。”

因为不是自己的事,所以李灵素尽管失望,但也没太过焦急。

对我来说,九道龙气是必须要集齐的..........许七安沉吟道:

“我已经预料到这个可能,所以准备了另一套方案。”

李灵素下意识的问道:“什么方案?”

刚问完,他的帷帽就被许七安摘掉。

李灵素对此感到困惑,还没等他发问,只见徐谦这个糟老头子抬起脚,把他狠狠踹出小巷。

与此同时,他听见徐谦气运丹田,声如惊雷:

“天宗圣子李灵素在此!”

???

李灵素万万没想到,一直被自己信赖的徐前辈,竟是做出这等丧心病狂的事。

更丧心病狂的是,他看见徐谦吼完,冷静的摸出一块圆形玉佩,冷静的捏碎。

“咔擦”声里,一道清光裹住徐谦和洛玉衡,消失不见。

下一刻,金色的巨掌从天而降,笼罩了这片区域。

罗汉出手了。

李灵素一片绝望。

喜欢大奉打更人请大家收藏:()大奉打更人新更新速度最快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