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642章 李灵素修罗场(二)

柴杏儿穿着朴素的布裙,却难掩天生丽质,她有着一张俏丽的瓜子脸。

微微发白的,病态的脸色,让原本就气质柔弱的她,显得更加楚楚可怜。

她是那种能激发男人保护欲的女子,但在此刻的李灵素眼里,她像是火炮的引线。

李灵素笑容勉强:

“杏儿怎么出来了?”

许七安装模作样的感慨:

“知道这次要与强敌打架,所以我提前把柴杏儿放出来了,忘了通知你。她虽然背负罪孽,但毕竟是你的红颜知己。我肯定要对她的性命负责。。。”

“我谢谢你了啊!”李灵素略有点咬牙切齿的回应。

柴杏儿审视着东方婉清,东方婉清打量着柴杏儿。

“李郎,她是谁?”

她们异口同声。

李郎........好了,不用问了,称呼已经说明一切。

柴杏儿和东方婉清目光交汇,电火花四溅。

噗嗤.......李妙真险些伸手捂住,不让自己笑出声来。

心说李灵素啊李灵素,你终于有今天了。

东方婉清恨声道:

“李郎,这又是你在哪里勾搭的狐媚子?你有我和姐姐还不够,勾搭了雷州商会的小贱人还不知足。你在外面到底有多少情妇?”

那可就多了,圣子(师哥)的姘头遍布中原,说不定,武林盟里也有.........许七安和李妙真,在此时达到了心有灵犀的高深境界。

“狐媚子?”

柴杏儿挑了挑眉,冷笑道:“谁是狐媚子还不一定呢,我与李郎山盟海誓之时,你这黄毛丫头还没断奶呢。”

东方婉清性子冷傲刚烈,踏前一步:

“贱人,本宫主现在就撕了你。”

柴杏儿凄然笑着:“我本就成了阶下囚,没几日可活。”

李灵素心里一痛,插入两人之间,沉声道:

“杏儿,你不会有事的,许兄答应过我,会给你一线生机。”

许七安看了柴杏儿一眼,心说厉害啊,懂的如何把劣势转化为优势,来博取李灵素的怜惜。就这茶艺,也就比我家妹子差一点。

柴杏儿默默流泪:

“我早知你是个风流薄情的男人,偏就是舍不得你,忘不掉你。在湘州时,你发过誓,这辈子只爱我一个人。”

“杏儿,我说的句句都是实话.........”

李灵素话没说完,东方婉清柳眉倒竖:

“李灵素!同样的话你还和多少女人说过!?”

这边争吵激烈,另一边,许七安李妙真恒远楚元缜还有慕南栀,坐成一排,既没落井下石,也没从中调和。

默默围观圣子处理感情问题。

我得多学几招,将来哄鱼儿..........许七安心说。

李妙真传音道:

“我这师兄,本事没有,招惹女子的手段高明的很。当初他就是对东方姐妹始乱终弃,才被千里追杀,软禁了大半年。”

楚元缜传音道:

“风流之人必受情所累,不过比起宁宴那天在司天监遇到的窘境,这些都是小打小闹。”

看戏就看戏,你特么说我做什么.........本来幸灾乐祸的许七安,脸色一僵。

李妙真看一眼慕南栀,故意“啧啧”两声,说道:

“我师哥和姓许的一个德性,都是好色之徒。王妃,你说是吧。”

果然是王妃........楚元缜心里有数了。

“与我何干!”

慕南栀皱皱眉头:“我和许七安不过是结伴游历江湖,他好色不好色,跟我有什么关系。你出言试探,是不是也是他的相好?”

李妙真脸色微变,连忙“呵”一声:

“我和许七安相识一场,只是道友罢了,王妃莫要信口雌黄。”

许七安慌忙打断她们较劲,道:

“妙真、楚兄,恒远大师,你们难道不好奇柴杏儿是谁吗,此事说来话长,容我细细道来........”

“没兴趣!”

“不好奇。”

“许大人,贫僧也不好奇。”

“.........”

另一边,李灵素好不容易安抚好柴杏儿和东方婉清的情绪,如释重负,他其实有更好的办法调和红颜知己们的矛盾。

但可恨天地会的一群狗贼在边上看戏,让他有些拉不下脸。

“我师哥哄女人的手段还是很厉害的,每个女人都怨他,但又爱他爱的死去活来。”

见状,李妙真传音感慨一声。

李灵素的女人,战斗力太弱了吧,这就偃旗息鼓了?嗯,也可能是因为我在旁边,她们不敢造次……许七安暗道。

好戏结束,他拍拍屁股起身,道:“我还有事,请两位先进塔暂避。”

祭出浮屠宝塔,将柴杏儿和东方婉清收入第一层。

楚元缜取出地书碎片,倾倒镜面,几道人影滚落,正是柳红棉等人。

许七安扫了一眼:“净心呢?”

李妙真鼓了鼓腮:“让他给逃了,我没留住他。”

许七安“哦”了一声:“小角色罢了,无妨。”

李妙真就很满意他的态度,顺手摘下一只阴nang,道:

“他们的魂魄我封印在袋子里了,你要如何处置?”

而李灵素,则顺势把浑天神镜还给许七安。

许七安把浑天神镜塞进地书碎片,耳边响起神镜的呻吟声:

“好爽,好爽,龙气更浓郁了.........

“别这样诱惑我,我会不愿意回到小主人身边的.........”

声音渐渐消失。

收获武林盟的两道龙气后,地书碎片里的金龙愈发凝实。

许七安接过阴nang,打开,四道强横的元神袅娜而出,归入各自的肉身。

乞欢丹香、白虎、柳红棉、净缘四人纷纷苏醒,睁开眼睛。

噔!

许七安抬脚一踏,气机如涟漪般扩散,四人如遭雷击,像是受到了某种压制,下意识要做出的过激举动胎死腹中。

“几位,聊聊吧。”

许七安笑眯眯的搬来小马扎,坐在他们面前。

性格偏激的乞欢丹香满脸桀骜,不屑一顾。

白虎和净缘神容凝重。

柳红棉则是一副楚楚可怜的模样。

“当然,你们可以不配合,顶多我麻烦一些,把你们杀了,然后招灵问话。”

许七安的话,就像一把刀刺在四人心里,打消了他们宁死不屈的意志。

柳红棉弱弱道:

“奴家一定知无不言言无不尽,只求许银锣能饶小女子一命。”

李灵素在旁拱火:“你若是同意给我们许银锣做暖床丫头,或许可以保住一命。”

何必互相伤害呢..........许七安默默记下来,回头再找机会报复圣子。

“当真?”

柳红棉眼睛一亮。

“杀了吧。”慕南栀给她判了死刑。

“我帮你解决她。”飞燕女侠助人为乐,侠肝义胆。

许七安用眼神制止了她们的胡闹,回头盯着净缘以外的三人,道:

“告诉我潜龙城的布局、位置、军队等信息,如实交代,我饶你们一命。”

白虎沉默一下,“此言当真?”

许七安笑道:“一诺千金重。”

白虎当即点头:“你问吧。”

识时务者为俊杰,修行到四品不容易,保住命才是最紧要的。

只要命还在,事后就能继续报复许七安,只要活着,就还有机会。

乞欢丹香也是聪明人,心里一动,但依旧保持倨傲神色,并配合着露出意动迹象,把内心的想法埋在心底。

委曲求全是目前唯一良策,他们在许七安手里屡屡受挫,但国师和姓许的较量还没结束。

有朝一日,他们必能报仇雪恨。

到时候,杀光姓许的亲友。

“潜龙城在云州南部的深山里,以城池为中心,辐射出七十二座山寨。这些山寨是练兵、屯兵的地方,负责劫掠人口和商队。

“具体人数我不太清楚,不过一座山寨,少则百人,多则千人,合计起来,不下于五万吧。”

白虎说完,乞欢丹香补充道:

“潜龙城人口二十万,披甲两万,都是云州各处劫掠来的百姓填充人口。其中也有许多江湖各地流窜到云州的人士。”

李妙真想起了一些往事:

“扶持山匪的不是巫神教,而是你们潜龙城?”

许七安摇头:

“错了,巫神教也有扶持山匪,暗中积蓄兵力。这应该也是许平峰当初助我的原因。巫神教的扩展,影响到了他。”

至于为何以前对巫神教的行为视为不见,许七安的推测是,许平峰或许正是利用巫神教掩人耳目,猥琐发育。

楚元缜皱眉:“满打满算,兵力不超过十万,想造反,难了些。”

接近十万的精锐大军,其实规模相当可怕了。

魏渊当初率领差不多数量的军队,一路打到靖山城。

可是大奉人口多啊,势力盘根错节,结构比巫神教要复杂多了。

七八万的叛军,在楚元缜看来,造反难度还是很大的。

白虎说道:

“这是潜龙城的直系军队,但莫要忘了,整个云州,还有接近六万的军队。

“云州都指挥使杨川南,是我们的人。”

李妙真闻言,咬牙切齿。

她当初在云州组建游骑军剿匪,身为都指挥使的杨川南给了极大的便利和帮助。

两人因此成为好友。

直到京城事件后,许七安公开情报,她才知道云州涉及的内幕。知道那杨川南当初是在利用她,铲除巫神教扶植的山匪。

既不暴露自身,又能让她冲锋陷阵当炮灰。

枉她待人以诚,视杨川南为知己好友,她飞燕女侠一颗赤诚的心,终究是错付了。

“许平峰对起事,有什么详细谋划。”许七安问道。

柳红棉三人面面相觑,都是摇头:

“国师的想法,没人能看透。”

“除潜龙城外,他在中原乃至朝廷,还有多少暗子?”许七安又问。

白虎说道:“这些是天机宫密探负责的,我们不知。”

就在这时,院门被敲响,吸引了众人的注意。

身为主人的许七安高声道:

“请进!”

院门推开,两位彩衣飘飘的美人跨过门槛,分别是风华正茂的蓉蓉姑娘,以及美艳成熟的妇人。

蓉蓉面若桃花,欲说还休,少女怀春的模样任谁都看的出来。

她手里提着一包药材,道:

“许银锣连番苦战,为我武林盟身陷险境,蓉蓉无以为谢,便送些疗伤药材,聊表心意。”

许七安感觉左右各有刺人的目光射来,面不改色的起身,接过药材,笑道:

“多谢蓉蓉姑娘,京城一别,蓉蓉姑娘风采更甚往昔啊。”

蓉蓉姑娘心花怒放,旋即察觉到天宗圣女和一位姿色平庸的妇人,冷漠的盯着自己。

满肚子的话又憋了回去。

她抿了抿嘴,突然注意到了柳红棉,惊叫道:

“柳红棉,是你!”

脸色有几分敌意,几分诧异。

柳红棉看了师徒俩一眼,并不搭理。

“你们认识?”

许七安目光在三个女人之间流转。

美妇人颔首,柔声道:

“柳红棉是上一任楼主的弟子,萧楼主的师妹,她与萧楼主竞争楼主之位失败后,便离开了万花楼。”

她没提叛出万花楼的事,毕竟是家丑。

许七安恍然大悟,难怪之前在雍州营房里,见到柳红棉时,觉得这个妩媚艳丽的女子,神态气质有些眼熟。

原来是剑州万花楼的弟子。

这时,蓉蓉又被李灵素的盛世美颜吸引,“咦”了一声,诧异道:

“你是李灵素?”

半个身子藏在师妹李妙真身后的圣子,支支吾吾道:“你,你.......”

“你忘记我了吗?两年前,你曾经来万花楼做过客,我们还一起喝过酒呢,当时师父也在,对吧。”

蓉蓉姑娘笑嘻嘻的看一下师父,接着道:

“之前你御剑腾空,相助许银锣时,我就觉得眼熟,没想到真是你呀。”

........李灵素恍然大悟,“哦哦,原来是你啊,蓉蓉姑娘,多年不见,别来无恙?”

他没和美妇人打招呼。

美妇人深深看一眼李灵素,收回目光,柔声道:

“许银锣似乎还有事要处理,那就不打扰了。”

拉着恋恋不舍的蓉蓉告辞离开。

接着,许七安又问了一些潜龙城的详细情报,比如姬家的成员,潜龙城的武力组织等等。

最后,他略作犹豫,道:

“许平峰的妻子你们可熟?”

柳红棉和乞欢丹香摇头,而后看向白虎,前者道:

“他是白虎星宿的领袖,是国师的直属势力。”

见许七安望来,白虎立刻说道:

“我只见过主母两次,她是潜龙城主的妹妹,一直深居简出,从不离开居所。

“她是被软禁的,不得允许不能离开潜龙城,潜龙城那一脉的姬氏族人非常憎恶她,说她是家族的罪人。

“家族给她荣华富贵,她却不知奉献,为了,为了一个弃子背弃家族。”

楚元缜等人知道其中内幕,一时沉默。

只有李灵素不知许七安的真实身份。

软禁二十年,失去自由.........许七安沉默着,很长时间没有说话。

乞欢丹香见他不再说话,催促道:

“我们已经把知道的都告诉你了,请许银锣履行承诺。”

许七安看他一眼,颔首:

“好!这就给你自由。”

啪!

他一掌拍在乞欢丹香头顶,拍的心蛊师双眼翻白,拍的对方元神溃散。

当场气绝身亡。

“你.......”

白虎脸色狂变,刚吐出一个“你”字,瞳孔里映出许七安的手掌。

下一刻,他也被击碎天灵感,当场身亡。

“我的承诺从不给敌人。”

许七安屈指弹出两道子蛊,黑色蠕虫般的子蛊钻入两具尸体的鼻腔,过了片刻,乞欢丹香和白虎的重新站起身。

双目空洞的并肩而立。

收获两具四品行尸傀儡。

以七绝蛊现在的成熟度,尸蛊能保留四品修士近九成的修为。

“这是尸蛊?”

李妙真和楚元缜一脸羡慕,这相当于一下子有了两名四品死士。

至于恒远大师,没有那种世俗的欲望。

“该你俩了。”

许七安看向脸色苍白的柳红棉和面无表情的净缘。

这些人不是东方婉清,有李灵素这层关系罩着,也不像东方婉清那样处在矛盾边缘,没有太深的仇恨值。

乞欢丹香几人,是姬玄的团队,是潜龙城的人,是他的死敌。

净缘也是一样。

对于该杀的敌人,许七安从不手软,哪怕对方是个妩媚大美人。

“咚咚!”

突然,院门扣响,门外传来萧月奴成熟的女子声线:

“许银锣,萧月奴求见。”

单是听这声音,楚元缜和李灵素就眼睛微亮。

“萧楼主请进。”

许七安回应。

萧月奴推门而入,她穿着一袭黄裙,梳着时下流行的女子发髻,身段高挑,轻纱蒙面,双眼狭长妩媚,甚是勾人。

楚元缜是不好女色的人,但见到这位女子的刹那,他眼神里难掩惊艳。

就连王妃这样自视甚高的女子,也微微愕然,惊讶于剑州江湖,竟有此等明珠。

然后,她和李妙真心里一沉。

“萧楼主,别来无恙。”许七安笑道。

萧月奴目光一扫,在柳红棉身上停顿片刻,朝着许七安盈盈施礼:

“听梅姨说,万花楼叛徒柳红棉在此,成了许银锣的阶下囚,我便赶来瞧瞧。”

“只是瞧瞧?”

许七安看着她。

萧月奴缓步上前,轻声道:

“月奴斗胆一问,许银锣打算如何处置她。”

“杀之而后快!”许七安坦然道。

萧月奴抿了抿嘴,再次施礼,语气诚恳道:

“还请许银锣饶她一命,交由万花楼来处置。”

许七安沉吟道:“你打算如何处置!”

……

ps:最近一边做大纲,一边码字。

喜欢大奉打更人请大家收藏:()大奉打更人新更新速度最快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