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859章 荒!冤家路窄

天蓝如海,海蓝如天。

无风,无云。

海面泛着微微的波澜,热辣的太阳挂在头顶,扑面而来的海风也是灼热的。。。

长五丈,高一丈的船只破浪航行,留下一道道泛起波纹的水道。

宽阔的甲板上,倾城妖艳的九尾天狐在软塌侧卧,手里把玩着一条毛茸茸的尾巴,尖俏的瓜子脸白皙妖媚,晒了多日的烈日,依旧白嫩的吹弹可破。

许七安盘腿坐在甲板,柔柔弱弱的美人鱼乖顺的在旁伺候,替他剥开一只只外壳红艳剔透,宛如玛瑙的贝壳。

这种贝壳叫“赤火贝”,生长在南海海底火山附近,它们吞食火焰灵力成长,是罕见的元素生物。

赤火贝的外壳是蕴含着极为爆裂的能量,捏碎后产生的爆炸堪比火药爆炸。

但真正吸引许七安的是它的肉,软嫩香甜,入口即化,没有腥味,口感极佳。

“突然间就不想走了,海外物产丰富,美味佳肴应有尽有。”

许七安吃下最后一只赤火贝的肉,望着身前堆积如山的贝壳,满足的拍拍肚子。

“多谢珍珠女王,以后有什么困难,尽管找我。”

他随口许诺。

同样是领路人,鲛人女王和九尾狐是不同的,后者只知道航线,几次出海都是来去匆匆,有目的的寻找东西。

而鲛人女王是海外土著,不但熟悉海外格局,还知道哪里有美味佳肴。

旅游体验一下子就蹭蹭蹭的往上涨。

银发妖姬笑眯眯的搭茬:

“你可以相信他,这个人族的臭雄性,对女人的许诺从未食言,说到做到。”

我对男人的许诺就食言过了?谁不知道许银锣一诺千金重.........许七安心里吐槽。

珍珠显得极为高兴,绽放柔美清纯的笑容。

她当然有刻意讨好这位人族至强者,希冀得到他的友谊,根据人族划分的品级,超品相当于最强大的神魔,而超品之下的一品,即使在神魔中,也是不弱的存在。

当然,珍珠还不太清楚一品武夫在一品境中的地位,否则会更清晰直观的明白许七安的可怕。

银发妖姬适时提醒道:

“但你也要永远心存警惕,不然,说不定几年后,你会抱着一个人鲛混血的孩子回鲛人岛。”

船舷边的怒浪岛主沉默的旁听着,经过几天的观察,他发现这个人族雄性,很可能与九尾天狐是一个层次的强者。

这能从九尾狐和鲛人女王的态度中看出来。

怒浪岛主警惕之余,更多的是欣喜,盟友越强大,探索神魔岛的把握就越大。

许七安起身走到船舷另一侧,眺望无边无际的汪洋,出海最难熬的是永恒不变的景色,枯燥的让人发疯。

根据气温的变化,越往南越炎热,他估摸着快接近赤道了。

等以后大劫平定,如果能活下来,就带着临安她们出海游玩,带上鲛人女王这位向导,走到哪里吃到哪里.........许七安稍稍畅享了一下未来的生活。

满足兴奋之余,又觉得如果带上她们一起的话,会造成很大的不便。

比如他插花的时候,其他鱼儿会不会来围观啊,他和临安打情骂俏的时候,其他鱼儿会不会不满。

更大的可能是,我和每一条鱼儿都相敬如宾,且整日陷在可怕的修罗场里..........他无声的叹口气,打消了带鱼儿出海的念头。

这时,船上超凡们的视野里,远处碧波起伏的海面,出现几个小黑点。

随着双方距离的靠近,许七安看清了迎面而来的是些什么人,不,是些什么神魔后裔。

他们是........忍者神龟!

而且是骑着外观类似海豚坐骑的忍者神龟,唯一不同的地方是,这些忍者神龟是黑色的,而不是绿色。

另外,许七安注意到,这些黑色的忍者神龟身上都带着伤,或龟壳布满裂纹,或黑色厚实的皮肉开裂,最严重的那位连胳膊都没了。

龙人怒浪走了过来,与许七安并肩而立,意念传音:

“他们是来自东海神龟岛的‘卜族’,据说是远古时代那位擅长算卦的神魔血脉。这一脉战力极弱,族内甚至没有超凡境。”

说到这里,龙人嗤笑一声:

“居然也敢来探索神魔岛。”

他开口用神魔语呼喊:

“卜族的大长老,你们被谁攻击了?”

那群忍者神龟原本是想避开陌生船只的,见怒浪开口招呼,为首的那名老神龟似乎认识龙人岛主,当即驾驭着坐骑靠拢过来。

“是怒浪岛主啊,你们也是去‘神魔岛’探索的?”

为首的老神龟,仅是受了些皮外伤,看起来年纪很大,皮肉松弛。

怒浪岛主微微点头。

老神龟连连摆手,道:

“别去了,那里很危险。”

怒浪岛主以为他指的是会致人发疯的神魔气息,说道:

“我知道,在你们到达这里之前,我就提前探索过了。我知道该如何规避神魔气息。”

谁知老神龟依旧摆手摇头:

“我指的不是这个,几个昼夜前,神魔岛外来了一个强大又可怕的存在,祂吃了不少聚集在岛外的神魔后裔,并把神魔后裔赶们赶出百里之外。

“威胁我们不准靠近神魔岛,否则见一个吃一个。”

强大又可怕的神魔?!怒浪、九尾天狐、鲛人女王面面相觑。

许七安因为听不懂神魔语,暂时被排除在对话之外。

怒浪岛主沉吟道:

“它是谁?”

神龟大长老摇头:

“我从未见过他,聚拢在神魔岛外的后裔们也不识得。”

说着,皮肉松弛的大长老做回忆状:

“他身躯极为庞大,堪比一座小岛,头顶长着六根弯曲的长角,其中一根长角崩了一个缺口,他有着与人族相近的脸,他的气息宛如神魔复生..........”

随着神龟大长老的讲述,九尾天狐脸色大变,看向许七安,惊道:

“荒,是荒.......”

她从许七安那里了解到“荒”的外貌特征。

荒也来神魔岛了?啧,冤家路窄啊,不,神魔岛与远古神魔有关,会吸引祂过来是必然的..........许七安听完九尾狐的翻译,脸色凝重。

他忽然明白‘荒’为何要带监正远赴海外。

“神魔岛的出现是因为祂?”九尾狐冰雪聪明,一下子联想到很多。

许七安微微摇头:

“更大的可能是,祂知道神魔岛会在什么时候出现。”

银发妖姬微微颔首,认同许七安的判断,脸色凝重的说:

“祂驱赶神魔后裔,想一人独霸神魔岛?这座岛对祂来说有什么意义?嗯,也许,岛上有祂在意的东西。”

要知道这个问题,就得先了解神魔岛到底是一个什么样的存在。

许七安说道:

“我和你说过,荒的本体出了意外,一直在沉睡,所以封印监正后,祂没有出动本体灭掉大奉。如果当时祂是本体苏醒,我和国师多半扛不住。

“可祂没有,而是带着监正离开了原本沉睡的地方。

“还有一件事,荒虽然强大,但并不是超品。饿这样状态下的祂,是无法和佛陀、巫神这些超品竞争的。

“两件事加起来,你知道祂的目的了吗?”

九尾天狐缓缓吐出一口气,声音不自觉的低沉:

“恢复巅峰,重返超品。”

只有这样,祂才能抗衡九州大陆的超品。

如此一来,神魔岛里有什么东西便不言而喻——助祂重返超品的东西。

鲛人女王听着他们用鸟语叽里咕噜的交谈,且脸色越来越凝重,忍耐了片刻,抓住谈话的空隙,问道:

“你们在说什么?”

怒浪岛主和神龟大长老同时看了过来,她说的是神魔语,两人也能听懂。

银发妖姬“呵”一声,笑道:

“你们从小是听哪位的恐怖传说长大的?”

最先反应过来的是怒浪岛主,这位鬃毛间夹杂银丝的龙人,脸色狂变,竖瞳剧烈收缩,脸上呈现一种极其复杂的神色。

那是深切的愤怒和强烈的恐惧交织而成。

在很古老很古老的岁月里,一位可怕的强者肆虐汪洋,对海外的超凡神魔后裔展开了一场血腥的吞食,祂几乎灭绝了三品以上的神魔后裔。

阿尔苏群岛也在被波及的范围里,怒浪岛主父亲的父亲,便死于那位存在的獠牙之下。

而同样是超凡的父亲,因为品级不够,反而侥幸的活了下来。

怒浪没有亲生经历过那场可怕的动乱,但他从小就是听着这件事长大的。

鲛人女王和神龟大长老,先后领会九尾狐的话,前者下半身的鳞片一根根竖起,像是炸毛的猫儿,如花似玉的俏脸,迅速苍白。

炎热的天气里,她竟打了个寒颤,雪白藕臂凸起一层鸡皮疙瘩。

神龟大长老双腿发抖,又是后怕又是悚然,结结巴巴的说:

“告辞告辞.......”

他当即打算驾驭大鱼离开,逃回神龟岛。

一条毛茸茸的雪白狐尾探出,把神龟大长老缠住。

银发妖姬哼道:

“说完再走,不然把你背上的龟壳撬下来做锅。”

“这这这.......”

神龟大长老频频看向怒浪岛主,好歹是见过几面,有一定交情的,希望他说几句话。

但让大长老失望的是,怒浪岛主保持沉默,一副自己没有话语权的姿态。

神龟大长老只好继续说道:

“我们不敢撄锋,便退了出去,想着那座岛被强大的禁制隔绝,反正他也进不去。

“可没想到,他不但能靠近神魔岛,还用头顶的角硬生生顶破了禁制.........如果是那位的话,倒也不奇怪了。”

怒浪岛主皱了皱眉:

“其他神魔后裔呢?都跟随那位进去了?”

神龟大长老摇头:

“他进去后,禁制重新封闭,另外,他还收服了龙鲸、玄马和烈焰鸟,让三只后裔守门,驱赶靠近神魔岛的后裔。

“他们太强大了,我撤退之前,已经有超凡境的神魔后裔死在他们手里。”

三只神魔后裔里,鲛人女王只听说过玄马。

怒浪岛主点了点头,意念传输:

“龙鲸、玄马和烈焰鸟都是极为强大的神魔后裔,玄马的战力与我相当,龙鲸则比我强很多。”

至于烈焰鸟,天空和海洋不是一个领域,谁强谁弱,只看在谁的主场。

神龟大长老说完一切后,骑乘坐骑,带着族人快速撤退,远离这片是非之地。

怒浪岛主目送神龟们离开,转而看向九尾天狐,无奈道:

“返程吧。

“神魔岛已经被那位占据,靠近只有死路一条。”

这还不算笼罩在岛外禁制。

........

PS:错字先更后改。

喜欢大奉打更人请大家收藏:()大奉打更人新更新速度最快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