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881章 半步武神诞生

漆黑法相的十二双手臂托举着大日轮回法相,如同神话中的巨人托起太阳。

这一幕极具视觉冲击。

而比视觉效果更强烈的是双方交锋爆发的力量,十二双手臂澎湃着可怕的怪力,挤压金色的太阳,试图把它捏爆掐灭。

大日轮回法相则持续散发净化一切的力量,要把半步武神从肉身到灵魂一起蒸发净化。

武夫的气机、大日轮回法相的佛光,交织着,纠缠着,化作摧毁一切的风暴,朝着四面八方肆虐。

如淤泥般覆盖地表的暗红色血肉物质,被一层层的刮开,神殊脚下方圆百米,再无半寸血肉物质。

连佛陀的“肉身”此时都无法靠近神殊。

“当当当........”

橘猫道长奋力敲击青铜钟,道袍烈烈翻飞,道簪脱落,白发白须在风中飞扬。

头戴亚圣儒冠的杨恭,施展法术增幅钟声的力量。

钟声只是辅助,真正能抵抗佛陀法相控制的,还是神殊自身强大的元神。

楚元缜一边密切关注战场,一边取出地书碎片,传书道:

【紫阳居士来的正好,解了我们的燃眉之急。只是,神殊大师未必斗的过佛陀。】

他说的比较委婉。

谁都能意识到,即使已是巅峰状态的神殊,相较佛陀,还是有些差距的。

而且,如果这场战斗发生在西域广袤的土地上,神殊现在可能已经败北。

皇宫里,怀庆看着这则传书,头疼的捏了捏眉心,她没有回复楚元缜,因为不知道该如何回答。

“魏公,赵爱卿,王爱卿,今日之变,三位有何良策?”怀庆语气沉重的问道。

这回连足智多谋的魏渊也没办法。

他沉吟一下,回道:

“尽人事,听天命。”

王贞文对细节做出补充,道:

“立刻传令,让雷州布政使号召各州各县的官员,把雷州百姓往东迁移,能迁多少算多少。

“神殊若是败了,咱们便静观其变,看佛陀打算如何蚕食中原,蚕食速度又如何,届时再商议应对之策。。

“另外,派人前往海外,把许银锣找回来,大奉如今急需他的战力。”

赵守叹道:

“不成半步武神,恐难遏制佛陀啊。但眼下的情况,只能走一步算一步,无可奈何。”

怀庆“嗯”了一声,迅速传书:

【一:朕会立刻下令雷州布政使司,迁移雷州百姓,劳烦诸位尽力缠住佛陀,拖延时间。蓝莲道长,你速度快,请立刻出海,寻找许七安。】

许七安身在海外,距离太远,无法用地书碎片联络。

李妙真要做的不是真的在茫茫汪洋里找到许七安,而是要把他的地书碎片,重新纳入传书范围内,把九州的变故转告于他。

【二:明白。】

李妙真知道怀庆选择她出海的原因,她的体系和金莲道长重叠,多她一位不多,少她一位不少。

至于度厄罗汉和恒远大师,乃至阿苏罗,虽也有体系重叠,但度厄罗汉现在是香饽饽,单独行动太危险,且没有地书碎片。

恒远大师本质是四品,只能短暂爆发出杀贼果位之力,让一位四品出海,太勉强他了。

阿苏罗是二品巅峰中的巅峰,重要战力,缺不了他。

因此,擅长御剑飞行,来去如风的李妙真便成了最好的人选。

飞燕女侠大局观极强,立刻接下任务,顾不得与同伴告别,御剑化作流光,朝南方掠去。

“砰!”

巨大的爆响声里,金莲道长身前的那口青铜钟炸成齑粉。

李妙真霍然回首,看见周遭的景物褪去颜色变成黑白;看见打碎青铜钟的琉璃菩萨出现在金莲道长身前,挥出手里的玉制小刀,斩下了道长的头颅。

看见伽罗树出现在无色结界里,轻而易举的抓住了难以动弹的度厄罗汉。

看见少年僧人形象的广贤菩萨,站在远处,面带微笑的望着这一幕。

三位菩萨出手了。

行者法相来无影去无踪,以偷袭的方式打了众人一个措手不及。

而且很理智的没有对阿苏罗、楚元缜以及恒远出手。

因为这三人都有武者的危机预感。

没有危机预感的两位二品,如何躲过一品菩萨的袭击?

不.........李妙真瞳孔剧烈收缩,飞剑化作的流光骤然停顿下来。

...........

海外。

巨大的怪物漂浮在海面,随着波浪沉沉浮浮。

它的外观与章鱼相差不大,不过浑身长满青黑色的鳞片,后脑位置是一块块如同龟甲的角质铠甲,一看就是防御力极强的材料。

无尽岁月过去,这具肉身依旧没有腐烂,蕴含着旺盛的生机。

到了一定程度后,肉身和元神其实是两回事,元神寂灭了,但肉身的生机不会就此消失。

就拿三品武夫来说,即使魂飞魄散,肉身也会保留旺盛的生命力,直到数十年后,才渐渐衰弱,而要彻底丧失生机,需要百年光景。

至于半步武神,基本是不死不灭,超品也难以杀死。

就算哪天真的生机被磨灭,也是肉身与元神一起朽烂,不会空留一具生机勃勃的躯壳,因为巅峰武夫的精气神三者早已合一。

幸好这位远古神魔虽掌控着“力”,但并不是武夫。

不然今天不可能便宜许七安。

带着大章鱼的身躯来到海面后,许七安没有浪费时间,喉结滚动,吐出玉石小镜。

“叮!”

指尖轻扣地书背面,一道道笼罩蒙蒙清光的八角铜盘,次第飞出,悬浮在空中。

总共一百零八快铜盘,每一块八角铜盘都有圆桌那么大,其上刻着乱七八糟的阵纹,有的如同蝌蚪,有的则是线条纵横交错,有的像是简笔的火焰和浪花........

但这些完全风马牛不相及的阵纹,以一种奇妙的节奏排列,蕴含着某种天地规则。

这就是能炼出一品强者精华的阵盘........高空中的九尾狐睁大美眸,试图把八角铜盘上的阵纹记下来。

“你想要,回头用完了,我把铜盘送给你。”

盘坐在海面的许七安抬眸,笑道:

“都是自己人,别客气。”

“好啊好啊......”九尾狐可不是个含蓄内敛的大家闺秀。

许七安不再说话,保持盘坐,徐徐浮空而起。

一百零八块铜盘分散开来,各自落向不同方位,悬浮在大章鱼上方,许七安下方。

九尾狐只觉得铜盘坐落的方位大有讲究,暗合阴阳五行的奥秘,一百零八块铜盘组成的是一个巨大的,覆盖极广的八卦。

嗡.......

一百零八块铜盘顺时针旋转,荡漾起一圈圈的清光涟漪。

起初不见异常,但一刻钟后,九尾狐看见大章鱼身体里,慢慢飘出一缕缕猩红的碎光,细看之下,碎光由一个个扭曲的纹路组成。

它们和烙印在大章鱼触手上的纹路极为相似。

这是远古神魔的灵蕴。

灵蕴被剥离了出来,朝着铜盘汇聚,这些丝丝缕缕的碎光被铜盘过滤后,继续上浮,涌入许七安体内。

许七安的皮肤出现一个又一个扭曲的纹路,是大章鱼的灵蕴。

神魔的力量来源于灵蕴,这具远古神魔体内残存的灵蕴,正一点点的转移到许七安体内。

被大奉的一品武夫掠夺。

一百零八快铜盘,源源不断的剥离着大章鱼的灵蕴。

许七安的气息缓缓上涨,而远古神魔的残躯则一点点的枯萎。

............

神殊后背裂开一张嘴,轻轻吐出一口气机。

咔擦.......琉璃菩萨展开的无色领域当即破碎。

紧急关头,神殊不得不出手援助,但也仅限于喷吐气机,打碎固定的领域。

“你们果然来了。”

阿苏罗深吸一口气,眉骨之下的眸光锐利,扫视着三位菩萨。

“或许应该让你们几个蝼蚁再出点风头?”

“速走!”

他不忘传音告诫李妙真。

广贤菩萨含笑反问。

杨恭等人脸色凝重,缓缓向着彼此靠拢。

按照之前的经验,三位不同体系的二品,可以联手牵制佛门一品菩萨。

如今三位菩萨齐聚,他们毫无胜算。

另一边,萨伦阿古突然抽出赶羊鞭,笑呵呵道:

“看戏便好,何必插手大奉和佛门的事。

“三位菩萨联手,不是你们能抗衡的,诸位首领要惜命。”

他在警告想出手援助的蛊族众首领。

几位首领咬牙切齿。

天蛊婆婆看一眼萨伦阿古,淡淡道:

“大巫师所言极是,既然大巫师想让我们看戏,那就看着吧。”

风华绝代的琉璃菩萨突然蹙眉,看向手里的头颅,它化作一道金光散去。

而金莲道长的身躯,亮起柔和的佛光,他沐浴在佛光中,脖颈长出一颗全新的脑袋。

“不生果位!”

琉璃菩萨挑了挑柳眉,声音里透出罕见的冷冽:

“你们杀了度情罗汉,监正承诺过,只关他三年,不取他性命。”

金莲道长笑道:

“监正的承诺,与贫道有什么关系?

“国破家亡之际,个人信誉算的了什么。”

大奉的超凡主力里,阿苏罗和寇阳州由于体系原因,等闲不会死。

赵守有刻刀和儒冠保命。

只有他堂堂地宗道首,啥保命手段都没有。

就靠着一身同归于尽的天道反噬震慑敌人——杀福缘深厚者,会引来天劫。

度情罗汉的不生果位是金莲道长用来保命,以防万一的。

结果还真用上了。

另一边,伽罗树手中拎着的度厄罗汉迅速虚化,准瞬间消弭无形。

这只是一具假身,应供果位召唤出的假身。

度厄罗汉出现在阿苏罗身侧,眼下只有阿苏罗这个粗鄙的修罗武僧,能给度厄罗汉一丝丝的安全感。

“度厄!”

广贤菩萨失望的摇头,叹道:

“佛门待你不薄啊。”

度厄罗汉双手合十,淡淡道:

“于本座而言,汝等只是异端。”

琉璃菩萨嗓音冷冽,已是杀机沸腾:

“何必废话,捏死几只蝼蚁并不费功夫。”

抬起脚,正要踏下。

杨恭急声道:

“退去三百丈。”

琉璃菩萨抬脚的姿势顿了顿,还是踏了下去。

周遭景物瞬间褪去色彩,变成黑白。

杨恭的法术并非无用,只是对于行者法相来说,三百丈的距离转瞬间就能来回。

外人甚至看不出她曾经离开过。

陷入苦战中的神殊,后背再次裂开嘴巴,吹到一道气机。

这一次,佛陀没让他如愿,不动明王法相双手结印,封锁住了那片战场,让气机撞在空间屏障上。

无色领域重新笼罩了阿苏罗等人。

就在这时,东方亮起一抹流光,刚出现时,它还是挂在夜空的星子,下一刻,便如流星般降临,直接撕裂了无色琉璃领域。

剑气满乾坤!

“陆地神仙来了,这下热闹了。”萨伦阿古笑道。

...........

海外。

远古神魔的残躯已经萎缩到不足原本的一半。

反观许七安,他此刻的形象是身高百丈,浑身肌肉膨胀的巨人。

一个个扭曲的纹路,如同刺青般印在他体表。

九尾狐闭上了眼睛,不敢再去看让她头晕眼花的灵蕴纹路。

在她眼里,此刻的许七安就是力量的象征,是“力”的具现化。

你能想象到的,关于“力量”的特征和概念,都能从他身上找到。

许七安闭着眼睛,认真感受着体内的变化。

攫取远古神魔的灵蕴后,他本就快要迈入中期的修为,顺利捅破了那层窗户纸,进入一品中期,紧着突破中期,进入后期,这还不算完。

力量持续暴涨,持续向着大圆满逼近。

但却停在了即将成为半步武神的最后一步。

因为他的精气神三者失衡了。

平衡两字是一品武夫的秘诀,是基本盘。

当他吞噬远古神魔的灵蕴,气机和气血突飞猛进时,他的元神并没有得到淬炼。

失衡的后果是走火入魔。

他会停留在现在的境内,但失去晋升半步武神的可能性。

眼下有两个办法,第一是封印一部分气血,等将来元神提升上来,再做融合。

第二是稀释元神,来融入过于强大的精气里。

后者属于强行晋升,等同于走钢丝,有晋升失败走火入魔的危险。

“我突然明白炼神境时,神殊那番话的真意了。”

当初他在云州身死,在识海深处与神殊有过一场对话,彼时的神殊说:

寻常武者炼神,只是初步摸索到极限,此为下等。在绝境中不停的突破极限,此为上等。

许七安的炼神境成果,就是上等。

厉害吧?用命换来的。

武夫九个品级,只有炼神境是主修元神。

许七安在这个阶段,根基打的无比坚固,比其他武者都要夯实坚固。

换而言之,他的元神韧性,要比其他武夫更强。

所以,他选择第二条路,稀释元神融入精气,强行晋升。

他的元神撕裂成无数碎片,与庞大的精气融合,如果之前的元神是一匹完整的布,现在则是一张渔网。

虽然体积变大了,但遍布着缺口。

一旦其中的某根线崩断,他的元神就会崩溃,变成神智错乱的疯子。

不幸的是,“线条”果然开始崩断,晋升半步武神谈何容易?

许七安先是清晰的感受到灵魂被撕裂的疼痛,接着意识开始混乱,随着一根根线条的崩溃,这种混乱随之加剧。

他开始忘记自己是谁,忘记曾经的身份,忘记身边的人。

用不了多久,许七安就会完全失去自我,成为神智错乱的疯子。

就在这个时候,他听见了远方传来呼喊声:

“许银锣,许银锣.........”

无数人在呼喊,无数道声音化作“许银锣”三个字。

同时,另一个声音也在脑海里回荡:

“三千世界至高佛,三千世界至高佛........”

两个呼喊声让许七安初步找回自我,他飞快聚拢着发散的精神,把崩断的线一根根修复。

.........

高空中,九尾狐瑟瑟发抖,八条毛茸茸的尾巴,把身躯团团包裹。

她蜷缩在半空中,像一只柔弱可怜的狐狸。

海面掀起巨大的浪潮,整片大地都在摇晃,天空雷电交织,劈下一道道雷劫。

在这宛如世界末日的景象里,许七安睁开双眼,眸光雪亮如光柱,瞬间穿透阴云,直入霄汉。

半步武神诞生了。

..........

PS:错字先更后改。

喜欢大奉打更人请大家收藏:()大奉打更人新更新速度最快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