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882章 登场

鲛人岛,刚刚御水返回族群聚居地的珍珠女王,突然没来由的心悸。

她霍然回身,看见海面翻涌起层层叠叠的浪潮,一波波的冲击在礁石上,白沫喷涌,发出轰隆隆的巨响。

整片海域都在动荡,在咆哮。

极远处的天空,乌云浓墨般的翻涌,时而亮起雷光。

这样的景象在海上并不奇怪,比这更凶猛的暴风雨珍珠也看过,鲛人们甚至经历过淹没半个岛屿的海啸。

但和寻常天灾不同的是,珍珠能清晰的察觉到某种恐惧,一种只想匍匐跪倒的恐惧。

是生灵烙印在基因深处的恐惧。

沙滩上,前来迎接女王回归的鲛人族,一个个匍匐在地,把脸埋在沙子里,战战兢兢。

阿尔苏群岛。

龙人岛主怒浪,站在主殿的顶楼,朝着东北方向眺望。

身后是殿内的仆人、下属,此时都流露出明显的畏惧之色,此地距离远古战场极远,受到的影响没有鲛人岛那么严重。

岛内的神魔后裔们虽然感受到了骨子里的恐惧,但还不至于吓的匍匐在地。

“这股气息在东北方,万妖国主和那个人族至强者就是朝东北方而去..........”

龙人岛主心里闪过一个念头:

“他跨入最强大神魔行列了?”

想到这里,他一边思忖着将来要和鲛人女王打好关系,一边恼恨自己没有及时放下尊严,多巴结那位人族强者。

..........

从雷州往南边,穿过南疆,下方的景物一掠而过,李妙真踩着飞剑,一边疯狂催动真元,一边神念探入地书中,试图“私聊”许七安。

弥漫着混沌的空间里,九块地书碎片象征的光团分落四方,代表三号的光团是黯淡的。

意味着失联。

混蛋,在海外漂泊到失联了,别让我发现你在鲛人岛风流快活........李妙真想起许七安传书时,炫耀过自己在海外遇到鲛人,个个貌美如花,温婉动人,尤其鲛人女王怎样怎样!

她只需要靠近许七安一定范围,地书之间就能产生联系。

但方向要找对,否则就是南辕北辙,越跑越偏。

过了片刻,无边无尽的海洋终于出现在视线尽头。

她当即往东南方掠去,一刻钟后,她沉淀在地书碎片中的神念,感应到了三号地书碎片终于亮了起来。

一闪一灭,极不稳定。。

李妙真精神一振。

.........

许七安欣喜的察觉到,精气神三者重新合一后,元神化作的渔网,彻底融入血肉精华中,变的比以往更加坚韧,更加不可撼动。

最大的变化就是,现在的他,身体每一个部位都可以拥有自己的想法。

思考问题不再需要头脑,也可以是手脚,或者下面的头。

身体的每一个部位都拥有一部分元神,就像神殊当初一样,即使被分割,魂魄也会被带走。

一品武夫也有这样特性,只是残肢内的元神没有独立思考的能力。

此外,体力和气机的进步堪称恐怖,现在的他,一拳能把过去的自己打出翔(一品武夫)。

除了各方面属性的全面暴涨,半步武神境界最让许七安在意的是微观层面的变化——构成肉身的细胞发生了变异。

许七安凝神内视,发现细胞中多了扭曲如蝌蚪的纹路。

它们存在于细胞核中,仿佛是基因里自带的东西。

每一个细胞都有一个扭曲如蝌蚪的纹路,它们看着相似,却又有所不同。

如果把它们组合起来的话,就像是........一座阵法?

许七安沉浸在数量堪称恐怖的纹路中,试图解析它们,最后只有一个收获:

不灭特性!

这些阵纹有着不灭的特性。

与超凡境武夫不同,后者的不死特性是源于庞大、旺盛的生命力,能轻易实现血肉再生。

而半步武神的不灭特性,是难以摧毁。

两者之间有本质的区别。

除了以上这些,最让许七安欣喜的是,他掌控了远古神魔的部分灵蕴,一旦激发,力量会得到巨大的增幅。

纯粹的比拼膂力,恐怕神殊都不是他对手了。

再配合力蛊血祭术的增幅,我的力量已经达到这片世界的天花板.........结束内视,睁开眼,他看见九尾狐小心翼翼的躲在远处,观察着他。

圆而大的眸子,透着一抹怯生生,一抹激动。

她见证了一位半步武神的诞生。

不需要怀疑,就刚才那股可怕的力量,已经不逊色神殊。

“呼.......”

等许七安收敛气息,九尾狐松了口气,摇着毛茸茸的雪白狐尾飞过去。

“相比起神殊,你身上的灵蕴给我带来极大的压迫感。”

九尾狐强行挽尊,给自己刚才瑟瑟发抖找理由:

“神魔后裔对强大的神魔更加敏感、畏惧。嗯,感觉怎么样?”

“打你爹没问题的。”

许七安笑道。

九尾狐眯着眼儿,怂恿道:

“你去你去!”

许七安把自身状态简略的告诉她,重点提及烙印在基因里的“纹路”,道:

“你怎么看。”

九尾狐审视着他,狭长妩媚的大眼睛里闪烁着诧异:

“你变神魔了?”

她的意思是,这种情况只出现在神魔和神魔后裔身上。

跟我的想法差不多,我已经渐渐的“神魔化”了?卧槽,那我还能不能生孩子啊.........想到这里,许七安心里就有些发慌。

天天插花弄玉,肚子就是没反应。

浮香也不争气。

临安成亲两个月,一样没任何动静。

不会是我的问题吧........嗯,神魔也是可以繁衍后代的,实在不行,找个神魔后裔试试.........他带着一种审视的目光,打量九尾狐。

“看什么看。”

狐狸精皱眉道。

臭男人的目光让她不太舒服。

一胎九宝,老爹是半步武神.........许七安脑海里不受控制的浮现一个书名,沉吟道:

“如果这是灵蕴,那它象征着的是“不灭”,这种情况是半步武神独有,还是其他体系的超品也会出现这样变化?”

九尾狐摇头:

“不对!

“超品和神魔不同,所以祂们无法像神魔那样直接取代天道,需要攫取气运,得到认可。

“这条路还是道尊死了三次才摸索出来的。

“另外,监正说过,武夫是不可能取代天道的,那么神魔化就说不通了。

“你这情况不是神魔化,我觉得可能是武夫体系最终极的秘密,事关武神。”

她一顿分析有理有据,和许七安想的差不多。

他刚要说话,忽然感觉脑瓜被人重重“敲”了一下。

咦,天地会成员也出海了?许七安眉头微皱,喉结滚动,吐出地书碎片。

【二:许宁宴许宁宴许宁宴......】

李妙真的声音疯狂的传入脑海。

【三:妙真,你怎么出海了。】

他现在的距离,离九州大陆极为遥远,已经脱离地书碎片的信号辐射范围。

收到许七安的回复,李妙真如释重负,用一种“死鬼你怎么才来,你死哪去了”的语气传书道:

【二:你跑哪去了,在海外和妖女厮混让你忘记自己姓什么了?你给老娘死过来,老娘一剑劈了你。】

【三:有事说事。】

许银锣也不是怕女人的。

【二:佛陀攻打九州了。】

一句让,让许七安瞳孔微微收缩。

李妙真语速极快的把事情的经过告知许七安,道:

【二:你无法想象佛陀有多诡异,祂不但融入了山河城邦,还打算吞掉雷州。如果不是亲眼所见,我也不敢相信。】

李妙真叽里咕噜的说完,心怀一丝侥幸的问道:

【二:你晋升半步武神了吗。】

【三:嗯!】

【二:没事,半步武神非一朝一夕,来日方长,你先回来,大奉需要一品武夫.......】

她越说越轻,渐渐没了声息。

隔了好一会儿:

【真,真成了?!】

【三:稍后解释,我立刻回来。】

许七安先从地书碎片中取出一套衣袍,换上后,按住九尾狐的肩膀,让左手腕的“眼珠子”亮起,直接空间传送离开。

.........

海天之间,李妙真踏着飞剑,青葱玉手握着地书碎片,一颗心慢慢的放回肚子里。

所有的焦虑、畏惧,种种负面情绪,一下子烟消云散。

他真的成功了,成了古往今来,屈指可数的半步武神。

踏入超品之下最强行列。

成为像神殊那样可怕的人物。

负面情绪消失后,李妙真心里继而涌起时光荏苒的怅然、唏嘘和感慨。

与君相识三载,仿似三千春秋。

“真有你的啊!”

她嘀咕一声,握着地书碎片的手,振奋的挥舞一下。

嗯,许宁宴要离的不会太远,他要返回九州,肯定要先过南疆,我在这里等着.........李妙真收好地书碎片,在剑脊上盘坐。

..........

雷州。

阿苏罗微微弓着身躯,听见了自己粗重的喘息,他的右臂无力的耸拉,左边半张脸颊破损。

漆黑如墨的身体破损不堪。

以他为首,身后是金莲道长和度厄罗汉,然后是杨恭、孙玄机。

楚元缜和恒远因伤势过重,暂时退场。

与这群超凡对战的是佛门战力第一的伽罗树。

至于洛玉衡,一个人挡住了佛门两位菩萨。

这不是说她的修为已经能碾压两位同级别强者,而是陆地神仙万法不侵的特性,克制了两位擅长打控制的菩萨。

尤其是广贤菩萨的“大轮回法相”和“大慈大悲法相”,几乎没有用武之地。

“咔咔咔......”

空间崩溃的声音不断响起,无色琉璃结界如同海潮,一次次的奔涌蔓延,但在触及洛玉衡的护体金光时,一寸寸的崩溃,如同破碎的镜子。

在这个过程中,琉璃菩萨身影不停的闪现、消失,围绕着洛玉衡游走。

她的目标很明确,打算以物理方式斩了这位女子道首,前大奉国师。

论近战,琉璃菩萨远不是以杀伐之力著称的人宗道首的对手,但天下法术唯快不破,只要抓住机会,同境界的情况下,想斩杀陆地神仙的肉身并不难。

不是所有体系都像武夫一样。

洛玉衡速度虽不及拥有行者法相的琉璃,但四大法身中的“土相”结合“风相”,使她应对的游刃有余。

还能分心施展御剑术,针对广贤菩萨和伽罗树。

前者原地盘坐,以禅功对抗飞剑,后者只是觉得陆地神仙烦人。

“天人之争后,洛玉衡修为大涨,再给她几年,便能踏入一品中期。后生可畏啊。”

萨伦阿古感慨道。

伊尔布却在苦思如何对付道门的陆地神仙,万法不侵的特性实在太难对付。

巫师体系的大部分手段都被克制。

但下一秒,他就不再多想了,因为这不是他该思考的问题。

三品和一品之间有着鸿沟般的差距。

陆地神仙一根指头就能按死三品灵慧师。

“她一人便挡住两位菩萨,实在可怕。”乌达宝塔评价道。

另一边的蛊族首领们,紧绷的情绪有所缓解。

他们的处境极为尴尬。

大奉若是兵败如山倒,他们就得被迫下场,而这种层次的战斗,三品真的说陨落就陨落。

眼下这个相对平衡的局面,是他们愿意看到的。

萨伦阿古捏着赶羊鞭的手,微微发力,道:

“广贤也好,琉璃也罢,都没有全力以赴,固然是法相被陆地神仙克制,但他们的实力绝不仅于此。”

伊尔布愣了愣,道:

“大巫师的意思是........”

萨鲁阿古笑道:

“他们在等待一个机会。”

话音方落,那轮金色太阳终于爆炸了。

比原先刺眼数倍的佛光炸开,冲击波席卷方圆数十里,直接把洛玉衡、阿苏罗等人裹挟进去。

大日轮回法相的力量,随着它的崩溃,席卷四方。

见状,萨伦阿古嘴角笑容扩大。

机会来了。

神殊化成的漆黑法相在佛光中消融,露出了真身,他上半身子已经骷髅化,烧成了一具通红的骷髅。

即使是半步武神不灭的特性,也做不到毫发无损。

当然,除了体力衰弱,气息下滑,神殊并没有受到致命的伤害。

大奉方的超凡强者迅速做出应对,所有人默契的向杨恭靠拢。

杨恭弹动儒冠,鼓动清光裹住众人:

“退去三百丈。”

言出法随失效。

孙玄机抬脚一踏,传送阵法迅速扩散,试图笼罩众人,但还未来得及扩散,便迅速崩溃,被佛光净化。

大日轮回法相佛光普照之处,一切法术都会被净化。

洛玉衡的万法不侵特性在超品层次的力量下,没能发挥作用。

广贤菩萨立刻脱离禅功状态,大轮回法相“咔咔”转动,佛文刻就的“人”字亮起,大慈大悲法相抬眸,“望”向大奉超凡强者。

伽罗树菩萨“噔噔噔”的冲向阿苏罗等人,如同饿狼扑向羊群。

比他们更快的是琉璃菩萨,她趁着大日轮回法相压制众超凡强者的间隙,无声无息的于度厄身后凸显,指尖夹着一根封魔钉,拍向他的后脑。

身为佛门中人,度厄和阿苏罗不会被佛光净化,两人后脑刚冲起绚丽七彩光轮,身边的景物就失去了颜色。

他们的动作,念头,包括杀贼果位,陷入一种迟缓的状态。

琉璃菩萨轻轻一拍,噗的一声,封魔钉狠狠扎进度厄罗汉的天灵盖,初步完成封印。

接着,琉璃菩萨抓起度厄的肩膀,消失不见。

糟糕.........大奉方的超凡强者脸色大变。

度厄身上的气运至关重要,他的身份更重要,他的存在,决定了大乘佛教能否在中原延续下去。

他是至高佛许七安和大乘佛教徒之间的纽带。

只靠一个不通佛法的许七安,很难把大乘佛教经营下去,而大乘佛教一旦衰弱,气运就会流回佛门。

金莲道长这样的老江湖,此时心里也涌起深深的无力感。

洛玉衡柳眉倒竖,却无可奈何,她独木难支,救不回度厄。

下一刻,白衣飘飘的琉璃菩萨出现在一片被暗红色血肉物质覆盖的无人地带。

她很理智的没有选择佛陀的“化身”附近,因为那里距离神殊太近。

“度厄,能与佛陀融为一体,是你的荣幸!”

琉璃惋惜道:

“你本该是与我们一样,永恒不灭,成为佛陀的代言人之一。”

度厄低头看了一眼身下,血肉物质宛如触手舞动,已经迫不及待想要吞噬他。

“非我之道!”

他双手合十,坦然面对自己的结局。

琉璃不再多言,手一松,把他丢了下去。

暗红色的血肉物质冲天而起,将度厄包裹、吞噬。

“雷州保不住了。”萨伦阿古摇摇头,皱起了眉头。

监正当真没有底牌?

他扫了一眼蛊族众首领,发现他们一个个脸色难看,唯独天蛊婆婆脸色如常。

“你看到了什么?”大巫师问道。

“天机不可泄露。”

天蛊婆婆笑眯眯道。

萨伦阿古若有所思。

婆婆一点都不急,她看到的是对大奉有利的未来?淳嫣眼睛一亮,心里的焦虑不安平复了许多。

大奉还有其他后手?会是什么……蛊族首领们纷纷猜测。

这时,吞噬了度厄的那部分血肉物质,忽然狂乱的扭曲起来,像是消化不良。

接着,只听“嘭”一声巨响,血肉物质炸开,犹如炮弹投入泥沼,淤泥四溅。

突如其来的变故让众人错愕不已,凝神看去,度厄完好无损的出现在超凡强者们的视野里,他身边,多了一个人。

此人套着靛青色的长袍,黑发随意披散。

五官俊朗,身材颀长。

大奉银锣许七安。

喜欢大奉打更人请大家收藏:()大奉打更人新更新速度最快。